• 2010-04-22

    我看买房

         很久没有写什么,因为刚辞了职,来到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我总想着先休息一阵子再说。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因此变静的缘故,最近看的电影、看到的话、听到的说法,倒是令我更有几分感触。

            先说说房子。

            这是一个现今最热的话题,好房子真的不少,无论是物业还是小区绿化又或是地段,总是有这样那样叫人心动的理由。以往在福州还不觉得,毕竟是中小城市,就算是一两个有几套房的朋友,大家也没什么炒房意识,只是祖产而已;现今到了深圳,果然是卧虎藏龙,大家的经济意识不可同日而语。而且炒房在那些专家说起来似乎不难,以最低的首付最长的还贷期入手后,等着房价涨起来后抛售,在大城市里,这房产的涨幅往往相当可观。

            我并不想炒房,但是人心总是难免有些贪念和不知足,已买的房子多少有不如意的地方,我也会想着若是有一日条件允许了,我再去买别处的房子。

            听起来挺美,反正都是贷款而已。

            不过上月姑姑的一个朋友说了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现在当我一动起贪心时,就用这话来提醒自己。她说,现在若有条件,一套房一辆车足矣,有多余的钱把自己的生活质量搞好,搞那么多债做房奴有什么意思呢。不要认为这是一个不得志中年人说的话,正因为近五十知天命又是领导干部的她说出来,才令我更加信服。虽然房产是一种投资手段,但负债投资,毕竟是一种风险,房市有高峰有低谷,哪怕跌下来的房子十年后一定会再涨上去,但我不能保证这十年内我的收入是否一直负担起这些债务。

            因为这些财与债而起的得失心,我自认承受不起。

            所以我想着想着就没有那么郁结了,原来一直心仪的房子没能入手没关系,这些与那些、得到与失去、一方面是前因后果,一方面是我继续在不断种下新的因,这是现世我所能掌控的,无比重要。

            诚如我姑姑朋友所说,我可以用我已知的钱去改善我的生活品质,我有很多梦想等着慢慢实现,我自己可以过的轻松自在,而最最关键的一点是,我还可以帮助许多人,我坚信有舍才有得,我放在布施的银行里,是永远不会“贬值”的财富。

            感恩佛菩萨让张张和我有一样的想法,比赚钱更重要的是布施。

           人生如梦,四大皆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唯一能为自己做的,就是好因果。

  • 2010-01-23

    千山同一月

            我从前看过一本书《千江有水千江月》,书里说的是几十年前台湾,女有贞,男有信,一个大家族里无论聚散分离,都欢喜和乐,无怨无尤的故事。

     

            很多人看书时为这过去淳朴的一切感动了,唏嘘着高速发展冷漠疏离的现在。我曾也是这种思维中的一员,但如今我却可以常常感觉到周遭人们的善良,也许正如这世界从不缺乏美,而是缺乏感受美的眼睛一样,你用什么样的眼睛看世界,就呈现给你什么样的世界。

     

            我老家门口卖年糕的老板几十年如一日逢年过节便在路边摆上大大的蒸笼,也许没有现在商家包装的美观整洁,但对于更多人来说,吃的是其中的感情,我常常见到来往的客人都是与他们相熟的,有些甚至从很远的地方骑车来,互相聊上几句,再拎上这传统的糕点,年节就似乎更有味道了。没想到对已经搬走十年的我,老板也依然认得,去年我在他们家买糕的时候,他问我以前是否住在这里,问我现在好不好,一家人都好不好。我一一作答,心里倍感温暖,这小巷子里晨有落花,晚有灯火,日里有街坊四邻的寒暄,晚间是日暮四合的宁静。

     

            还有九中边上的老伯也是从我小学起就坐在那个老地方,一台旧式针车,一张旧毯子,为人们修鞋补包。老伯不仅有着福州数一数二修鞋的好手艺,价格公道,又有着淳朴的性情。我总是很担心他慢慢老去后我会没地方修鞋,也很担心大家的生活慢慢好了,宁可去买新的也不再愿意修理。

     

            但还好路依旧,人依旧。

     

            记得有一天,我临时发现鞋跟坏了,碰巧身上只带三块钱不到,怀着侥幸的心理走到老伯面前,“依伯,我鞋跟坏了,做一下多少钱?”

     

            他看了一眼我的鞋,“三块。”

     

            我心知这个价钱已是极公道,但一文钱逼死英雄汉,我很不好意思的说,“我钱没带够,能只做一只么?”

     

            “鞋只做一只会高低脚的。”老伯失笑。

     

            “那我只有两块多,能先欠着,下回再给你吗?”我更难为情的问。

     

            “可以啊。”老伯笑着答应。

     

            虽然这只是几毛钱的事,但对于古稀之年还在做手工糊口的老伯来说,也并非不重要吧。可是就凭着对人的信任,他一点也不担心我赖账。

     

            倒是我心里越发不安起来,我上下班的时候和老伯是错开的,这一等也许就要一周的时间,我于是连忙穿着拖鞋到邻近的书店和认识的老板借了钱。

     

            虽然这事小,钱少,但“信”字不分大小,彼此和乐融融,“你既信我,我又何忍负你?”更何况“我既信你,那负与不负也不过是在我一念之间而已。”这些都是千百年来深入我们骨血的理念,若非偶尔被利字障眼,相信它们一定都会自然流露出来。

     

            于是,我欢喜于在老街坊间有这样美好的相遇,也欢喜于将来会感受到的每一份真挚。

     

            千山同一月

     

            万户尽皆春

     

            离开的是人

     

            留下的是精魂。       

  •        昨天我去抓药,照例在店里和抓药的阿姨聊天。

            我看着自己的药方问,苏梗能治胃疼吗?

            她想了想说,“这要怎么说呢?它的疗效很多,它和这个药搭配可以治这个病,跟那个药搭配又可以治那个病。总的说来,它是很‘王道’的药。”

            最后这句话她是用福州话说的,我不大明白所谓“王道”的意思。她又解释给我听,就是说它很“中”。

            那什么又叫做“中”?我想大概应该是说苏梗药性很正气忠厚的意思吧。

            “那它真是一味好药啊。”我说。

            “药性就跟人性一样,我抓了这么多年药,现在才体会到什么叫万物皆有灵性。”阿姨又说。

            好一个药性如人性,好一个何谓万物皆有灵性,我听来醍醐灌顶。

            内心的想法纷杂而难以言述,就以普陀山上这座牌坊上的对联来作为结尾吧。

            有感即通千江有水千江月

            无机不被万里无云万里天

  • 2009-11-10

    炒股记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有理财头脑的人,也许是新奇大过于理智,也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买起股票来。

            然后每天也会很新鲜的去找一些股评,或去问问身边是否有炒股高手的推荐,再和妈妈交流一下心得,和同事汇报一下股指的情况。开始哪怕如此,我对股票还依然是个地道的门外汉,看不懂什么DDX、DDE,不明白什么K线、均线。每天张张听到我说起买股票的过程,总是几乎绝倒,他说我不是在买股票,而是在玩大富翁。我仔细想想,他是有道理的,我只是凭着对一个企业的喜好来决定,实在是很有一些盲目性。

            可是想保持着玩大富翁的心态可不是那么容易。哪怕一开始什么都无所谓,只是长期对着数字上下变化,总会有得失心——比如哀叹自己为什么总是冲动的买在高点,又遗憾等不了停牌的一小时而错失的几个涨停板,在或者在面对预期盈利时舍不得卖出……诸如此类,看起来是一晃而过的情绪,但多少还是伤身的。

            归根结底,就是一个“贪”字作祟,平时说的再好听,在利益面前就发现自己依然错漏百出。

            真是惭愧,人总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知足常乐真是知易行难。

            不过庆幸的是佛菩萨加持,让我还抱有反思的理智,虽然一时半会还不可能那么淡然,但将来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我一定要把它当做修行的一部分,克服自己的贪嗔痴。所有身外物的得失,都是我自身命运与后天修习相互作用的折射,与其计较得失,更应该警醒的是修学的精进吧。

            但愿,我在股市里云淡风轻的日子早日到来。

  • 2009-08-09

    观音诞

             今天是六月十九,观音诞,也就是观音菩萨得道的日子。

             我本来去林阳寺的计划也因为莫拉克的来临也改变,于是就想着留在家里帮妈妈供观音菩萨也好。

             不过,何止是也好呢,应该说是真好,心中有佛,处处都是好因缘。

             点上香烛,光溢佛龛,不由让我看呆了去,眼前这样的景象与寺庙何异呢?一般庄严、一般肃穆、妙不可言。

             可见,一直有分别心的是我们,我们要修学的路还很长,泣谢菩萨慈悲加持。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