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1

    地震小感

       距上次台湾大地震之后,我在福州很久没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到地震的摇晃感,事后说不恐惧是假的,但地震的当下,却还来不及体会什么是恐惧,只有一个清晰的要活下去的念头。

        说是生死有命,可是几个人在生死面前能真的那么洒脱。

        虽然我们也知道,死亡总有到来的一天,但我们总以为我们是长命百岁,子孙满堂直至寿终正寝,所以对于金钱、权利、爱恋的欲念总是日日加重,无法舍弃,在面对疾病的时候才那么恐慌,我们不仅无法放下将来,也无法放下现在,说到底,都是对于生的执着,对于死的恐惧。

     

        平日里,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大多数人没有时间思考这些生死之事,不过这小小地震,倒是一下把生死关头的感觉真实地震到了面前,与疾病比,爱恨名利算什么;但与生死比,疾病又算什么。以往所有让自己挂心的事一下都没了,只有能活着才是最最重要的事。

     

        我们这些凡夫俗子难以看破生死,不是所有人都能体悟《圆觉经》里说的,“妄认四大为自身相,六尘缘影为自心相”,而就算明白,种种业障也会阻碍我们难以大彻大悟,但如果在这基础上,能看淡并放下俗世的其他喧嚣纷扰,又何尝不是一种进步。

     

        相信有一天,这求解脱的因终会结出涅磐的果。

  • 2009-09-12

    真好

           我坐在去机场的车上,闻着手间若有似无的“真我”,心下倍感温暖。我忙把这份心情告诉将“真我”送给我的林晶老师。

            我说,现在每每闻到“真我”的气息,便觉温暖,真好。

            她说,喜欢,真好。

            我想,我们能相遇,能走到今天这样,更是真真好的事了。­

  • 2009-07-12

    J'adore

           前不久,林晶老师送了我一只DIOR的“真我”,收到的同时我既高兴又苦恼,因为在我固执的印象中,它是浓烈又凌厉的香气,我觉得着实不适合我。 
            直到这个周末,我路过DIOR专柜时,顺便认真闻了一下“真我”。在那一瞬间我愣住了,我这才发现我错了,我突然间觉得,在那柔和又略带妩媚的气息中,正是林晶老师对我的祝福和期许,这小小的香水瓶里,我可以看到她之所希望我成为的那个样子。 
            这岂是一句感动可以蔽之?         
            无论我是否会成为她,或是我是否会成为她希望的模样,这些已经无甚重要,重要是这份温暖的情谊。
            就连张张也不解为什么我与她会有这么奇妙的缘分。
            这其中的前因自然不是我等可以追溯,但这个果,我是万分珍惜的。
            感谢她在大学里给我灿烂,感谢她在黑暗里给我的阳光,也感谢她,一直都与我心意相通。
            如果你们也有这样一个朋友,那么赶快把你此刻的心情告诉他,或是好好的对他笑一笑。
    ­
    PS:今天走在师大的校园里,我拍下这个常见的场景,张张说有一种关于青春,悲从中来的落寞。但我想,若是自在的度过每一个当下,那么何时何地不都是美丽而幸福的吗?
     
  • 2008-06-10

    取名记

            很久没有写博客,除了忙以外,另一个重要理由是我一直苦于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称呼可以来指代某重要人士。

            某日我和其人说起此事,他不以为然,说,你叫我领导就好。

            我失笑,虽然日里许多事情我乐得交他决策,但直称领导未免不够含蓄。

            又想起一日,在去珠海的路上我突然心血来潮问他,你说如果在古代,师爷做的是不是就是你现在的事?

            他的同事在一旁大笑起来,“原来你在你老婆心里只是个师爷啊?”

            才不是呢,我以为,再聪明伶俐的师爷对于他来说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

            还一日,守着电视看四川赈灾晚会,终于等到学友出场时,我只激动的出口叫一个张字,哥哥、学友以及他的名字却在我的脑里塞了车,一时不知道想叫的是哪个。没办法,谁叫我与姓张的,有如此缘分。

            于是思来想去,还是以小张先生做为代称,算是为我们记录活色鲜香生活开了一个头。

            是以为记。

  •         求婚到底要怎样的方式?烛光、鲜花还是指环?

            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人生里很美丽的拐角,每个女生都希望留下足以回味一生的记忆。

            曾经和他天马行空的说起,若是有一个四处行走的人,能在到每一个陌生地方的时候,都给他的女友寄上一张明信片,在上面写着“请嫁给我。” 那么应该是再冷漠的女生也一定会被打动吧。可是我从没有想到过,他在已经给我一份感动的礼物后的某天,再次出其不意在遥远的法兰克福机场用仅有短短几秒的时间,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只是为了对我说一句“嫁给我”。

            也许旁人听来会觉得他是个很浪漫的人,这样浪漫的举动是天性使然。可正因为我对他的了解,知晓他的内向,才更体会这背后的深情厚谊。

            虽然这只是一个电话,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却是一个真实的他走到天涯海角都希冀与我共度一生的心愿,

            但愿我们这一生都怀着这样的心情欢欣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