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我用每天吃早饭的时间看完《悲伤逆流成河》,书虽然没有朋友之前说的那么差,但确实是不如人意的。

            青春年少的茫然和困惑,如同记忆里电影片段中惨白的阳光和越是纯真越发尖利的行为,总以为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认为的样子;以为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样子;以为彼此故作潇洒的伤害是一种淡然的美丽;以为偶尔的一片投影倒是全然的黑暗。

            所以不需要自己有过书中描写的那些经历,也完全可以理解弄堂里的这对母女怎么竟然如此势同水火;可以理解教室里的同学关系怎么竟然如此阴暗复杂;也可以理解校园里连自己都懵懂的异性间的贴近和逃离。

            亲情的疏离,友情的失落以及那个和爱情无关的婴胎,当我看到这一切难以启齿的重量全都负担在这个叫做易遥的女孩身上时,我确实感到有一种轻轻的叹息,把一点同情和一点遗憾堆积起来,如同飘落在道路上的层层黄叶。 只可惜,当这一切看似正开始发酵时,作者笔锋一转,所有的一切,匆忙又没有任何责任感的用死亡做了终结,象一阵风,让我们正要为书中人物逆流成河的悲伤,变成隔岸观火的叹息。

            这正是我一个朋友不喜欢的郭敬明文中的黑暗,为什么结局里所有的坏人都逍遥法外,好人却不得善终。我原以为这一或许是因为作者的人生观局限,二来或许是想塑造把美的东西撕破给人看的悲剧。可是这些在郭敬明的文章里是感觉不到多少份量的,我们说看到的,只是一出逃避软弱的生命断章而已,不知道作者是把生死看的太大还是太轻贱?

            也许,现在说梅花香自苦寒来是一种过时,但书中这些在青春路上尚且含苞的花朵没有任何抵御打击的能力,或者说他们甚至把轻率的用死亡当作面对风雨的直接有效途径,这对于更多缺乏人生经验和少年读者来说却是一种多么危险的信息传播。

            我在看书过程中总想到的一句词,“而今尽识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寥寥数字,但只有这样在颠沛命运里还坚强淡定从容的人,才能更纯粹的震撼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对一切进行反思。

            只是这一切,我在这本书里是看不见的,所以我也无法体会郭敬明写这本书的用意是什么,不知道你们又看到的是什么,所谓逆流成河的,是怎样的悲伤;又是谁的悲伤,逆流成河。

           

  •       26岁,算来应该是老大不小的年纪,我不知道先看到我文字的人会对我这个人有什么感觉,是会比年龄大还是小呢?不过见过我的姐妹们,总是难以把在她们面前这个可爱开朗的我和文字里的我联系起来。可我还是最喜欢看到和我一起成长的朋友们微微笑着对我说,这些年来,你都没有变。

            我一直把这话当作对我的夸奖,我不是没有变,而是变的比从前的我更好些,而我知道让他们说出这样话的关键是,我暂且没有沾染到过多工作的世俗气息,我还是那样天真浪漫地怀有梦想,还可以凭着冲动去追求梦想,所以,我的笑里,应该还是纯真的。

            当然更美好的是在保有如此单纯同时,拥有了与日俱增的岁月和年龄,这一切的经历,会把人生变得越来越值得回味,哪怕不能优雅着老去,至少也是温和从容的一种享受。

            昨晚看了瑞瑞说成都学友演唱会上几万人高喊“张学友,我爱你”的情景,再看到那些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曲目,完全可以想象若是我在现场,也必然潸然泪下。

            我看的第一场现场演唱会是他的;我人生里关于歌手的第一印记也是他;他的卡带不知曾在我的WALKMAN里翻来倒去听过多少次,睡去时最后的声音是他,醒来时听到的第一个声音还是他;2000年前他出版的专集,无论是哪种语言版本,我都烂熟于心……

            《吻别》、《情网》、《一路上有你》、《相思风雨中》乃至到《祝福》,哪一首不是我们一唱再唱的?而其他太多太多的歌,虽然我说起名字会让一些人陌生,但当旋律一起,人们总会恍然大悟,哦,原来这也是学友的歌。

            我平日里就常听三个张姓歌手的歌,哥哥歌里表达的情绪多是义无返顾,哪怕飞蛾扑火在所不惜的热烈和纯粹;而同样常常表现普通情感和生活的学友和阿哲,比起阿哲清亮嗓音背后带来的痛不可当,我更欣赏学友的哀而不伤。我记得很多年前人们总说失恋的时候听阿哲,可是他们没有说的是,恋爱毕竟只是人生短短的经历,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填满生活的细微末节的是学友。

            就我们这代人来说,上学排舞时选《饿狼传说》,毕业离别时唱《祝福》,情窦初开时听《情网》,热恋时有《一路上有你》,失恋时听《一千个伤心的理由》,云淡风清时听《想和你去吹吹风》,结婚喜宴时放《你的名字我的姓氏》,最后的最后,有《她来听我的演唱会》,这些看起来似乎是他的专集,可说起来都是我们自己的故事。

            同哥哥一样,学友也让我觉得,能这样和一个人相伴一起走过人生的十年,如越陈越香的美酒,不仅美丽,更加幸运。 

    PS:所以从今天开始,我的布拉格将会每天换一首学友的歌作为背景音乐,今天这首《人在雨中》选自《拥友》,是十年前学友福州演唱会的安可曲,我一直记得那天唱歌的学友,一身素白,在雨里认真敬业的样子。 

    又PS:到512学友演唱会那天,也就是我这个布拉格学友歌曲展播的最后一天,应该稍微知道我的人,都想到我会选那首歌了吧,不是《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哦,选这个实在太没有创意,而那首歌,完全贴合

  • 2006-08-25

    时间的灰

    http://www.dushu.com/BookCover/2005/12/05/1205375552.jpg        把灰烬来比做已经消逝的时间,实在是形象而浪漫的说法,我第一次接触是在一本关于王家卫电影的评论里,继而知道原是出自《东邪西毒》的英文译名。不管有多少人看明白了影片,但时间的灰这种说法却被众人钟爱,从荣迷教授的灰的博客名直到我最近看的这本公子羽的影评集《时间的灰》。

            看书的感觉总是好的,不会像对待无纸媒体那样轻慢,如果其中的文字再是自己所喜爱的,那么更是会怀着恋爱般的心情小心对待,甚至不忍心多看,生怕很快结束。我看这本《时间的灰》时,心情就大抵如是。

            虽然书里的评论从没有太多关于影片幕前幕后的描述,看到的都是公子羽大段大段的主观感受,可是一点也不令人觉得排斥。那些华丽而脆弱的文字,就像是茫茫大海里的航灯,独自伫立等待吸引与他心心相吸的灵魂。

             看他的文字,字里行间满是对电影浓浓的喜爱,各类演员各色电影,他都能看到独树一帜的优秀一面,并不吝啬于赞美之词。我想这才是一个用心的人,可以剥离了灯光、特技、剪辑等等因素,去看到电影里最纯粹的故事,然后膜拜其中最接近梦想的部分。可是,越忠于梦想的人就越会对现实产生不可逃避的惆怅,于是公子羽细腻文字背后也充满着对人世无常的无奈,因为我们知道,梦想也是依托于现实存在的,我们做多少梦都不过是希望更愉快的生活而已。但是对于看书的我来说,已经觉得庆幸,这样真挚的心灵与文字并非随时可以遇见。

            不过也有美玉微瑕的地方,其中专门写张国荣的文章——《红》和其他文字比起来,就显得雕琢痕迹重又声嘶力竭,一反他烟雨江南的风格。而我知道,他并不是不喜爱哥哥的,相反,不仅关于张国荣的影评占了许多篇幅,而且在其他地方也总是出现他的名字,每一次都情意深重的样子;我知道,他其实是太喜爱他,喜爱到不知道还能用什么文字去描述,无论多么精心、刻意、小心、慎重,所有辞藻在爱面前都是苍白无力和虚弱的,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真正明白什么是大爱无言。

            当然,也或许是我太爱哥哥了,所以才觉得看到再多言语都不足以完整地描绘出他的优雅、才华、品格……,无论如何都少了一点,因为这世界少了他。

            扯的有点远了,我要感谢公子羽写出这样一本书,让我爱的手不释卷,让我看到电影背后真实的魂灵,让我想起自己从前常说的话——既然不能面面俱到,那么做自己的喜欢的事,让喜欢的人喜欢,不喜欢的人不喜欢,彼此都会有更纯粹的选择,让我相信无数心意相通的人们都在这世界上居住,只是目前我们尚未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