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25

    梦在满月岛——(六)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angchen-logs/80774790.html

           去了马尔代夫如果不潜水或游泳那简直是极暴殓天物的事,而由此可见我和张张,尤其是我大概完全可以归入不解风情一类,而且多半来源天生,难以改变。    

            先说游泳,我是旱鸭子,幸好马尔代夫水美,让我穿着泳衣站在水中拍照也聊以安慰自己,只是张张还要一直担心我会不会被涨潮中的海浪打翻。而当我善解人意地劝张张要好好的在这大海的怀抱中畅游时,他也不过只游了五分钟,给我的理由是海水咸到发涩让他难受。

            于是我们又自认为积极地兴致勃勃相约改日到泳池畅游一番(我在游泳池总愿意学习游泳也算是我的上进吧)。只不过后来在游泳池里张张倒是游的愉快,我却半点没学会游泳的精髓,不是觉得他扶着我痒,就是被水呛的难受,最后也只好作罢,我就一个人扶着岸边打打水花。但我觉得我只是在张张面前变得特别软弱而已,这点在日后的浮潜中得到了进一步验证。别看满月岛泳池小,晚上却是几乎没有人(大家都去篝火晚会或者在酒吧里喝酒了),灯光也暗的很,长条型的泳池很不容易看到张张的身影,不到一时三刻我就生起了无名的恐惧,毕竟在静谧的黑漆漆的水面上还是容易引起我诸多联想,我于是急急叫回张张要求打道回府。后来我们得知同去的小夫妻是在水上屋的躺椅上看着星星说宇宙,顿感浪漫,也想着改天尝试一下,不过又总有各种理由早早睡了,可惜露台上的躺椅我们竟没有享受,可见我们的生活如何平淡。    

            再说浮潜。

            本来此行前我已和张张说好,他去浮潜而我去上网等他。后来被同去的小夫妻得知,力劝我同去,说是没有经验也完全不影响,据说他们当时在海南潜水,教练还喜欢完全不会游泳的人。我不禁被说动,临时报了名,兴致冲冲的和大家一起登上小快艇,老老实实穿上脚蹼和救生衣等待目的地到来。

            浮潜地点在另一个岛附近,能看到海岸边有许多住客潜水,我原以为我们的船也会开近些,没想到海水深蓝浅蓝分明的交界线就在眼前,我们却被通知在深蓝处下水。有几位外国友人早就以鱼般矫健的身姿从甲板上从容跳海,我暗自有几分庆幸,免得太多人看见我的拙样,因为我不仅最后一个下海而且是坐在船沿慢慢挪下去的。可绕是这样,戴着面罩的我还是喝了口海水,瞬间对于水的恐惧扑面而来,不仅不习惯脚蹼,更是浮想联翩的觉得我要从半身救生衣中脱出去沉入海底。再看同去的小夫妻,妻子的表现和我一样惊慌,有了伴我便越发生起恐慌的胆量。

            于是就见我们两个一边在海中原地扑腾一边用中文在嚷着“让我上去!”只是那女生很快被协助的小黑强制带走,留下我吓的只能把来支援我的张张直往海里按,把他也吓的不轻。再加上风浪刚好和我们同方向,虽然船上的小黑已经垂下一条麻绳让我抓着,但这同时让我和船身做了更亲密接触,船身每打在我身上一次,我就越觉就要被卷到船下,更是不遗余力的叫着我要上船。没有办法,张张也只有叫小黑放下梯子让我上去。可怜我早吓的腿软,就算脱了脚蹼,最后一层楼梯竟是怎么都爬不上去,最后只能由得船上的两个小黑直接把我拖到甲板上。

            我瘫坐在甲板上,狠狠的喘着气,恍若重生。而好心的小黑拿水给我,并且用简单的英文告诉我,我只是一时不适应海水,浮浅一定是没问题的,并劝我可以多试一次,由另一个年轻的小黑亲自带我下海。我经不起他好心的再三鼓励,终于就在准备再次尝试的时候,张张游回船上看我的情况。我一看到张张,所有的勇气马上漏了气,我让张张告诉小黑们,我的心脏很难受,不敢再试。我知道如果当时张张不来,我会因为无法拒绝小黑而再次浮浅,这就好像破釜沉舟,没有退路的时候人会有无穷的勇气,但一旦有了退路,很可能只能原地徘徊。

            最终,浮浅变成了走过场,我没有看见各色珊瑚,没有看见缤纷的鱼类,也没有看见硕大的海参和海胆,但我却并不会特别遗憾,因为马尔代夫陆上的美,也够我一直,深深回味。

    分享到:

    评论

  • 马尔代夫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