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3

    千山同一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angchen-logs/56918871.html

            我从前看过一本书《千江有水千江月》,书里说的是几十年前台湾,女有贞,男有信,一个大家族里无论聚散分离,都欢喜和乐,无怨无尤的故事。

     

            很多人看书时为这过去淳朴的一切感动了,唏嘘着高速发展冷漠疏离的现在。我曾也是这种思维中的一员,但如今我却可以常常感觉到周遭人们的善良,也许正如这世界从不缺乏美,而是缺乏感受美的眼睛一样,你用什么样的眼睛看世界,就呈现给你什么样的世界。

     

            我老家门口卖年糕的老板几十年如一日逢年过节便在路边摆上大大的蒸笼,也许没有现在商家包装的美观整洁,但对于更多人来说,吃的是其中的感情,我常常见到来往的客人都是与他们相熟的,有些甚至从很远的地方骑车来,互相聊上几句,再拎上这传统的糕点,年节就似乎更有味道了。没想到对已经搬走十年的我,老板也依然认得,去年我在他们家买糕的时候,他问我以前是否住在这里,问我现在好不好,一家人都好不好。我一一作答,心里倍感温暖,这小巷子里晨有落花,晚有灯火,日里有街坊四邻的寒暄,晚间是日暮四合的宁静。

     

            还有九中边上的老伯也是从我小学起就坐在那个老地方,一台旧式针车,一张旧毯子,为人们修鞋补包。老伯不仅有着福州数一数二修鞋的好手艺,价格公道,又有着淳朴的性情。我总是很担心他慢慢老去后我会没地方修鞋,也很担心大家的生活慢慢好了,宁可去买新的也不再愿意修理。

     

            但还好路依旧,人依旧。

     

            记得有一天,我临时发现鞋跟坏了,碰巧身上只带三块钱不到,怀着侥幸的心理走到老伯面前,“依伯,我鞋跟坏了,做一下多少钱?”

     

            他看了一眼我的鞋,“三块。”

     

            我心知这个价钱已是极公道,但一文钱逼死英雄汉,我很不好意思的说,“我钱没带够,能只做一只么?”

     

            “鞋只做一只会高低脚的。”老伯失笑。

     

            “那我只有两块多,能先欠着,下回再给你吗?”我更难为情的问。

     

            “可以啊。”老伯笑着答应。

     

            虽然这只是几毛钱的事,但对于古稀之年还在做手工糊口的老伯来说,也并非不重要吧。可是就凭着对人的信任,他一点也不担心我赖账。

     

            倒是我心里越发不安起来,我上下班的时候和老伯是错开的,这一等也许就要一周的时间,我于是连忙穿着拖鞋到邻近的书店和认识的老板借了钱。

     

            虽然这事小,钱少,但“信”字不分大小,彼此和乐融融,“你既信我,我又何忍负你?”更何况“我既信你,那负与不负也不过是在我一念之间而已。”这些都是千百年来深入我们骨血的理念,若非偶尔被利字障眼,相信它们一定都会自然流露出来。

     

            于是,我欢喜于在老街坊间有这样美好的相遇,也欢喜于将来会感受到的每一份真挚。

     

            千山同一月

     

            万户尽皆春

     

            离开的是人

     

            留下的是精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