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04

    我祝福自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angchen-logs/3763592.html

            现在我坐在上海金茂君悦54层的商务中心里,第一次用着极其不适应的正版英文XP系统,用常人不会接受的140元/小时的价格感受着缓慢的网速,艰难地揣摩痛苦的中文输入却还是执着地爬到我的布拉格来。

            看似不可理喻的行为,但原因不复杂,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正式来到上海,何况又是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

            来上海是临时决定的事情,爸爸昨晚11点来钟才说要我过来,于是我用最快的时间定了最早的机票 ,这一切如同梦中,直到9点10分到达虹桥时,我仍难相信我是真的来到了上海。

            虹桥机场的样子和我5年前转机时的记忆差不多,流转的是人生,物是是为了不让我们更加明白人非,不过还好,虽然物是人非事事休,但还不会欲语泪先流,我一边走一边看着玻璃倒影,好象看到是当年那个喜欢穿件明黄外套、黑便裤和系带黑皮鞋的我在这个机场毫无重负地奔跑,一直跑到今天,完全换了模样,但我一样喜欢这样的自己,岁月过程虽然迭荡,但每一段终结后,我总还能静好地生活,也足够好。

            出了机场,虽然我一向是个路痴,但竟然能选择最方便经济的路线到达东方明珠电视塔,也是件叫自己小欢喜的事。只是快到静安寺时,在毫无防备地情况下看到圆明讲堂,想起哥哥,眼圈无法控制地一红,心里暗暗笑自己,才到上海便如此,要真去到香港岂非处处伤心了?

            其实我个人对东方明珠电视塔毫无任何兴趣,但是很多地方都是这样,成为去过一个城市的标志,在200多米的高空,我唯一感到有趣地是给标有自己家乡方向的字照了相,我知道自己是有根的,多幸福。

            接着必然是去城隍庙,那里的外国人几乎比中国人多,买了点特产就直奔上回克林顿访华时吃饭的绿波廊,生生等了半小时才有位置,虽然爸爸兴起点的都是当时克林顿吃的菜,可我一点也没有产生任何特殊情绪,倒是一个人发呆奇怪着为什么哪怕任何一丝与哥哥有关的事情却总让我心绪不宁呢?或许就是磁场共鸣不一样吧。

            该说到豫园了,我觉得那是我至今为止最喜欢的园林,比苏州的大气,又比北方的院落精细,如同上海这个城市给我的感觉,精致中处处透着大气,这长江一线的其他城市真是无法与它相比。不过这好必须配上照片来说,等我回家以后再补充吧。

             明天一早去杭州,还有那么多哥哥走过的地方,能在我生日的时候过这样的生活,也真是该知足了,唯一有点小小的遗憾是晚间没有能买到一个蛋糕送给自己,小后悔在城隍庙时没给自己买一份哈根达斯庆祝生日,没有爱我的人,至少有我是爱惜自己的。

            我去休息了,有些话配着照片说更贴切些,值此生日之际要谢谢很多人。谢谢我的父母,谢谢我生活的城市,谢谢我会的方言,谢谢它们所给我的归属感,也谢谢我的故乡天津还有那么多淳朴的亲人,谢谢一路上还没有告别的朋友,也谢谢我轻松的工作,是这么多宽容的因素,让我至今保有敏感纤细,易于感动,知晓珍惜的心灵。

            我祝福自己,生日快乐      

    分享到:

    评论

  • 哎!首次留言。无奈天不遂愿,貌似系统故障,无端不让我在“别哭**”上写下只言。哎!可能某人搞鬼,算潦~~
  • 你说的很多地方都是在门外看过,没有进去过

    豫园,城隍庙这些地方人太多,我是看不出什么好坏

    反正觉得哪里都是那么多人,弄得人心里堵的慌

    另外祝你生日快乐

  • 系统故障,麻烦良辰删下
  • 还好赶得及,来句专业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