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6

    I honestly missing you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angchen-logs/2546575.html

            “离开书店既时候,我留低左把遮,希望拎左佢返屋企个个系你啦。”前几天的天气不好,又听到你低低的话音在耳边响起,我特别想问,如果还有这样的机会,那么一下个返屋企的人系唔系你?如果还能这样问,会不会也算是幸福?

            其实,除了不再会有你新的消息外,我一个人停停走走也并不寂寞空虚,我与你生活的交集还一如既往,电脑、文字、摆设、书籍乃至话题,任何一样都离不了你,这一切看起来圆满平顺,可是我知道,我是把我的思念,如此地化做细水常流。

            他们好比我心头的一根细绳,看似平常,但逢有风吹草动,哪怕只是在心头轻轻一勒,都是细小却深切的疼痛,不可化解。

            前几天终于看到达明演唱会上的《这么远那么近》,关于它的评论也看了许多,但每一次当我听到黄耀明说出你的名字、听到下面那么多人为你鼓掌、尖叫、欢呼,我总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样一幕凄艳的场景,我们是这样不舍得错过任何一个和你有关的东西,用这样构筑在绝望上的庞大期望彼此接近,互相安慰和取暖,以来度过没有你的最冷的天。

           可纵使如此,我都还是感觉幸福的,因为你在心底从未远离。

            很真切记得昨晚在梦里急切地向他人推介你的《香夭》,而又一日晚,梦里的时间依稀是某年四一,我和几个朋友走在陌生街头,说是要到你的台湾的房子看看,我在梦里也知道这是虚幻的,真实的是我们之间看似咫尺,实则天涯的距离。后来我只见到一张真人大小的海报,视野极富镜头感地从下往上推进,浅灰色的底衬着大朵大朵艳丽而闪亮的花,不仅仅是红,你的成熟温润总能把这些轻浮跳跃的色彩熨贴的恰倒好处,然后终于看见你的脸,笑容比许多时候都更加温柔淡定,周围这些因你而起的喧嚣似乎都与你无关,你只是感觉幸福。

            如果真是这样该有多好,只要你幸福快乐。那么我在这世界上为寻找你留下的只影片语而受到的不理解和嘲讽又算得了什么?那些或真或假的流言也无须辨别,无论是三年抑或三十年,无论你行至何方,与你共同度过的年代已经是最好的,因为我们看到了传奇的开始,而传奇更不会结束,你永远都在我心底浅吟低唱,用你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教我坚韧和爱。

             可遗憾的是我不能控制自己对你的思念,虽然我知道我飞越的那几十个小镇、几千里土地、几千万人中我们唯一相遇的机会已经错过了,我也知道不会再有那把伞了,但我依然怀疑果次把声好沙个个就系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