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28

    片段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liangchen-logs/16139205.html

            电脑里显示的是更改过德国时间,能够不用随时刻意换算和他的时差,感觉挺好的。

            可他很有可能要在签证期满才能回国,五十几天,我们不能随时打电话,不能每天在网络视频,不能每个周末见面,这让我突然间对生活的组成有了一些茫然,也已经没有以往每天赶着下班的冲劲,因为就算我确实还有很多事要做,但少了和我生活在同一时区,可以和我同步做事的他,感觉还是有些空洞的。

            于是很多网页开了又关,关了又开,想找寻一些朋友眼中我的影子。我是这样的喜欢看见别人说到我的哪怕只言片语,都会让感觉我们是彼此亲近的。而这次让我怅然无语的,是我的弟弟。他在空间里说起他小时候我曾经对他说的一些话,其实那些话我自己早已忘记,却不想他记得这么牢,并甚至对他今天的思想和行为有了一定的影响,原来血亲就是这样一种奇妙的东西。又如我的表弟,单纯如他,竟然至今记得十几年前还是学生的我就曾为他在老师讨公道的事。这件连我自己都没有印象的事,在他看似轻描淡写的带过时,却分明让我感觉我们是这样相爱的一家人。

            从前大人们说这样的我很幸福,我不明白,但今天看来,有这样两个弟弟,真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