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4-01

    还有谁与我重逢与此

    Tag:

    如题

     

  • 2010-10-25

    梦在满月岛——(六)

    Tag:

           去了马尔代夫如果不潜水或游泳那简直是极暴殓天物的事,而由此可见我和张张,尤其是我大概完全可以归入不解风情一类,而且多半来源天生,难以改变。    

            先说游泳,我是旱鸭子,幸好马尔代夫水美,让我穿着泳衣站在水中拍照也聊以安慰自己,只是张张还要一直担心我会不会被涨潮中的海浪打翻。而当我善解人意地劝张张要好好的在这大海的怀抱中畅游时,他也不过只游了五分钟,给我的理由是海水咸到发涩让他难受。

            于是我们又自认为积极地兴致勃勃相约改日到泳池畅游一番(我在游泳池总愿意学习游泳也算是我的上进吧)。只不过后来在游泳池里张张倒是游的愉快,我却半点没学会游泳的精髓,不是觉得他扶着我痒,就是被水呛的难受,最后也只好作罢,我就一个人扶着岸边打打水花。但我觉得我只是在张张面前变得特别软弱而已,这点在日后的浮潜中得到了进一步验证。别看满月岛泳池小,晚上却是几乎没有人(大家都去篝火晚会或者在酒吧里喝酒了),灯光也暗的很,长条型的泳池很不容易看到张张的身影,不到一时三刻我就生起了无名的恐惧,毕竟在静谧的黑漆漆的水面上还是容易引起我诸多联想,我于是急急叫回张张要求打道回府。后来我们得知同去的小夫妻是在水上屋的躺椅上看着星星说宇宙,顿感浪漫,也想着改天尝试一下,不过又总有各种理由早早睡了,可惜露台上的躺椅我们竟没有享受,可见我们的生活如何平淡。    

            再说浮潜。

            本来此行前我已和张张说好,他去浮潜而我去上网等他。后来被同去的小夫妻得知,力劝我同去,说是没有经验也完全不影响,据说他们当时在海南潜水,教练还喜欢完全不会游泳的人。我不禁被说动,临时报了名,兴致冲冲的和大家一起登上小快艇,老老实实穿上脚蹼和救生衣等待目的地到来。

            浮潜地点在另一个岛附近,能看到海岸边有许多住客潜水,我原以为我们的船也会开近些,没想到海水深蓝浅蓝分明的交界线就在眼前,我们却被通知在深蓝处下水。有几位外国友人早就以鱼般矫健的身姿从甲板上从容跳海,我暗自有几分庆幸,免得太多人看见我的拙样,因为我不仅最后一个下海而且是坐在船沿慢慢挪下去的。可绕是这样,戴着面罩的我还是喝了口海水,瞬间对于水的恐惧扑面而来,不仅不习惯脚蹼,更是浮想联翩的觉得我要从半身救生衣中脱出去沉入海底。再看同去的小夫妻,妻子的表现和我一样惊慌,有了伴我便越发生起恐慌的胆量。

            于是就见我们两个一边在海中原地扑腾一边用中文在嚷着“让我上去!”只是那女生很快被协助的小黑强制带走,留下我吓的只能把来支援我的张张直往海里按,把他也吓的不轻。再加上风浪刚好和我们同方向,虽然船上的小黑已经垂下一条麻绳让我抓着,但这同时让我和船身做了更亲密接触,船身每打在我身上一次,我就越觉就要被卷到船下,更是不遗余力的叫着我要上船。没有办法,张张也只有叫小黑放下梯子让我上去。可怜我早吓的腿软,就算脱了脚蹼,最后一层楼梯竟是怎么都爬不上去,最后只能由得船上的两个小黑直接把我拖到甲板上。

            我瘫坐在甲板上,狠狠的喘着气,恍若重生。而好心的小黑拿水给我,并且用简单的英文告诉我,我只是一时不适应海水,浮浅一定是没问题的,并劝我可以多试一次,由另一个年轻的小黑亲自带我下海。我经不起他好心的再三鼓励,终于就在准备再次尝试的时候,张张游回船上看我的情况。我一看到张张,所有的勇气马上漏了气,我让张张告诉小黑们,我的心脏很难受,不敢再试。我知道如果当时张张不来,我会因为无法拒绝小黑而再次浮浅,这就好像破釜沉舟,没有退路的时候人会有无穷的勇气,但一旦有了退路,很可能只能原地徘徊。

            最终,浮浅变成了走过场,我没有看见各色珊瑚,没有看见缤纷的鱼类,也没有看见硕大的海参和海胆,但我却并不会特别遗憾,因为马尔代夫陆上的美,也够我一直,深深回味。

  • 2010-04-22

    我看买房

         很久没有写什么,因为刚辞了职,来到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我总想着先休息一阵子再说。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因此变静的缘故,最近看的电影、看到的话、听到的说法,倒是令我更有几分感触。

            先说说房子。

            这是一个现今最热的话题,好房子真的不少,无论是物业还是小区绿化又或是地段,总是有这样那样叫人心动的理由。以往在福州还不觉得,毕竟是中小城市,就算是一两个有几套房的朋友,大家也没什么炒房意识,只是祖产而已;现今到了深圳,果然是卧虎藏龙,大家的经济意识不可同日而语。而且炒房在那些专家说起来似乎不难,以最低的首付最长的还贷期入手后,等着房价涨起来后抛售,在大城市里,这房产的涨幅往往相当可观。

            我并不想炒房,但是人心总是难免有些贪念和不知足,已买的房子多少有不如意的地方,我也会想着若是有一日条件允许了,我再去买别处的房子。

            听起来挺美,反正都是贷款而已。

            不过上月姑姑的一个朋友说了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现在当我一动起贪心时,就用这话来提醒自己。她说,现在若有条件,一套房一辆车足矣,有多余的钱把自己的生活质量搞好,搞那么多债做房奴有什么意思呢。不要认为这是一个不得志中年人说的话,正因为近五十知天命又是领导干部的她说出来,才令我更加信服。虽然房产是一种投资手段,但负债投资,毕竟是一种风险,房市有高峰有低谷,哪怕跌下来的房子十年后一定会再涨上去,但我不能保证这十年内我的收入是否一直负担起这些债务。

            因为这些财与债而起的得失心,我自认承受不起。

            所以我想着想着就没有那么郁结了,原来一直心仪的房子没能入手没关系,这些与那些、得到与失去、一方面是前因后果,一方面是我继续在不断种下新的因,这是现世我所能掌控的,无比重要。

            诚如我姑姑朋友所说,我可以用我已知的钱去改善我的生活品质,我有很多梦想等着慢慢实现,我自己可以过的轻松自在,而最最关键的一点是,我还可以帮助许多人,我坚信有舍才有得,我放在布施的银行里,是永远不会“贬值”的财富。

            感恩佛菩萨让张张和我有一样的想法,比赚钱更重要的是布施。

           人生如梦,四大皆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唯一能为自己做的,就是好因果。

  • 2010-01-23

    千山同一月

            我从前看过一本书《千江有水千江月》,书里说的是几十年前台湾,女有贞,男有信,一个大家族里无论聚散分离,都欢喜和乐,无怨无尤的故事。

     

            很多人看书时为这过去淳朴的一切感动了,唏嘘着高速发展冷漠疏离的现在。我曾也是这种思维中的一员,但如今我却可以常常感觉到周遭人们的善良,也许正如这世界从不缺乏美,而是缺乏感受美的眼睛一样,你用什么样的眼睛看世界,就呈现给你什么样的世界。

     

            我老家门口卖年糕的老板几十年如一日逢年过节便在路边摆上大大的蒸笼,也许没有现在商家包装的美观整洁,但对于更多人来说,吃的是其中的感情,我常常见到来往的客人都是与他们相熟的,有些甚至从很远的地方骑车来,互相聊上几句,再拎上这传统的糕点,年节就似乎更有味道了。没想到对已经搬走十年的我,老板也依然认得,去年我在他们家买糕的时候,他问我以前是否住在这里,问我现在好不好,一家人都好不好。我一一作答,心里倍感温暖,这小巷子里晨有落花,晚有灯火,日里有街坊四邻的寒暄,晚间是日暮四合的宁静。

     

            还有九中边上的老伯也是从我小学起就坐在那个老地方,一台旧式针车,一张旧毯子,为人们修鞋补包。老伯不仅有着福州数一数二修鞋的好手艺,价格公道,又有着淳朴的性情。我总是很担心他慢慢老去后我会没地方修鞋,也很担心大家的生活慢慢好了,宁可去买新的也不再愿意修理。

     

            但还好路依旧,人依旧。

     

            记得有一天,我临时发现鞋跟坏了,碰巧身上只带三块钱不到,怀着侥幸的心理走到老伯面前,“依伯,我鞋跟坏了,做一下多少钱?”

     

            他看了一眼我的鞋,“三块。”

     

            我心知这个价钱已是极公道,但一文钱逼死英雄汉,我很不好意思的说,“我钱没带够,能只做一只么?”

     

            “鞋只做一只会高低脚的。”老伯失笑。

     

            “那我只有两块多,能先欠着,下回再给你吗?”我更难为情的问。

     

            “可以啊。”老伯笑着答应。

     

            虽然这只是几毛钱的事,但对于古稀之年还在做手工糊口的老伯来说,也并非不重要吧。可是就凭着对人的信任,他一点也不担心我赖账。

     

            倒是我心里越发不安起来,我上下班的时候和老伯是错开的,这一等也许就要一周的时间,我于是连忙穿着拖鞋到邻近的书店和认识的老板借了钱。

     

            虽然这事小,钱少,但“信”字不分大小,彼此和乐融融,“你既信我,我又何忍负你?”更何况“我既信你,那负与不负也不过是在我一念之间而已。”这些都是千百年来深入我们骨血的理念,若非偶尔被利字障眼,相信它们一定都会自然流露出来。

     

            于是,我欢喜于在老街坊间有这样美好的相遇,也欢喜于将来会感受到的每一份真挚。

     

            千山同一月

     

            万户尽皆春

     

            离开的是人

     

            留下的是精魂。       

  •        和张张出门,什么都可以放心,唯一需要担心的是雨水的陪伴。比如我们在丽江拍婚纱照的那天,一整天的淋漓不尽的雨,连摄影师也直说少见;又比如他去圣托里尼岛,据说这个美丽的爱琴海明珠的雨水是很少的,可是偏偏他却能遇见乌云骤雨;还有我们在普陀山的时候,总算是菩萨加持,临回深圳的时候才下起大雨;还有这样那样无数次出门就下雨的小情况,总而言之,张张是一个带雨的人,所以我们知道我们在马尔代夫遇见下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们唯一希望的是,不要每天都下雨。

            果然,在满月岛的第一天下午,当我们午睡醒来的时候,感觉房间里暗暗的,屋外一浪接一浪,我一机灵,难道是下雨了吗?拉开落地窗帘一看,果然,乌云已经黑黑的压在了头顶。这里丽江最大的不同是,同样透明的阳光,但丽江天高云淡,可满月岛的天就像在头顶一样,近近的,仿佛触手可及,在暴风雨来的前夕就显得特别压抑。

            这里的云聚集的快,雨下的也快,而且雨滴是大大的,干干脆脆的落下来,不过我和张张应对这种情况已经很具有自我调侃的精神,说笑间照了一会相,虽然我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生怕以后几天如果都是这样的情况,那很多活动就无法参加了。

            不过还好雨很快就停了,虽然大部分云层还是很厚,但有些地方已经马上露出了阳光的笑脸,我们还以为这样的天气可以避免强烈的阳光好好照相,可事实证明,马尔代夫一定是属于阳光、碧海、银沙的,否则图片上看来便暗无颜色。

            当然,我还是要感谢张张的,让我看到了满月岛不同的风貌,只是如果我们下回去一个雨景优美的地方,就必然完美了。

            再说环保,我在去决定马尔代夫前做过一个梦,梦见在水上屋的楼梯上,看到海里长满了密密的水草,海面上全是脏兮兮的小泡泡。这个梦着实把我和张张吓了一跳,虽然真实的马尔代夫还是那么美,但不可否认海里的污染还是有的,我们上船的码头边上漂着烟头、满月岛的周围也偶尔看见海里的塑料袋和矿泉水瓶,居民岛旁就更多生活垃圾了。如果我们每个去的人不注意环保,也许总有一天我的梦境会成真吧。

            我在餐厅的沙滩角落里挖出一个矿泉水瓶子,在小黑来打扫房间时,跑到房间前的沙滩上又拣起了四五个矿泉水瓶子交给小黑。张张叫我别这么做,说是他们不会体会我的好心,也许还会笑话我。我不以为然,力所能及应该从当下做起,从自己做起,从身边做起,不能把事情寄希望别人做好,却不要求自己。

            但愿我们都学习以德修身,严于律己,那么人间处处也是天堂了。